素珩/叶珩舟

RDJ❤️❤️❤️
秃董的老婆
甜茶的老公
抖森他女朋友

速度与基情之暴走公交 【第一话】

2333333

草莓牛奶:

……基友咖啡牛奶(??)借号来发脑洞文。

讲的是帝都大公交上发生的事情(看到不认识的地名可以自行百度),司机叶神,售票员蓝河。以下为作者忠告:↓

本文纯属逗比,内容涉及一切均为虚构,请一切有驾照和没驾照的司机切勿模仿文中行为,对于一切后果作者概不负责。

准备好了么!

那么来吧(。

--------

1.

 

“前面的幺三零!前面的幺三零!让开让开!”

一声炸雷似的呐喊从劣质的公交车喇叭里传出,嗞啦嗞啦地简直是虐待路人的耳膜。

前面的幺三零开得正春风得意,一车大白菜运得四平八稳,司机哼着最炫民族风,挨了这一声吼后以为后面开来一辆救火车,手一抖,方向盘一打滑,向旁边猛地拧开一步,大白菜都被甩下来两棵。

这发出呐喊的公交车咆哮着驶过,车身微微一让,避过了这两棵跌落的大白菜。

“我靠,Z字抖动!”幺三零司机猛踩刹车,从车门探出半个身子,掏出手机就要录像,但等他打开录像模式,公交车早已开得没影了。他隐约记得车后亮着灯的号码牌分明写着“419路”。


蓝河今天也很郁闷,非常郁闷。

一是因为他这趟车换了个新司机,他又得跟司机慢慢混熟,想办法巴结,作为一个售票员,这是必须要做的。

二是因为这个月的奖金又缩水了,原因是前任司机离职。蓝河就纳了血闷儿了,司机离职关我啥事?人家开出租车去了,说出租车司机挣得比大公共多得多,跟我有什么关系?他吃肉为啥让我买单?

三是这个新来的司机太奇葩了,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。这位爷戴一个八十年代的太阳镜,一双脏了吧唧的白手套,下身穿个大花裤衩,上身居然是跨栏背心儿,这你能信?而且背心儿上大大小小都是烟灰烫的洞,不知道穿了几十年了。不穿袜子光脚蹬一双篮球鞋自称乔八,蓝河不知道什么叫乔八,只知道海贼王里那只萌萌的驯鹿。

蓝河的郁闷还不止这些,今天一出车,他就知道这个司机不是好惹的,不打招呼就甩站,不听他口令就关门,而且嘴上的烟一根一根不带断的,这还有没有王法了!蓝河简直想一头撞死在刷卡机上。今天也会接到乘客的投诉吧,一定会的吧。

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,偏偏马甸桥那几个无赖又出现了。一看见车号是9527的419路公交车,三辆马6从马甸桥辅路嗖嗖嗖地蹿出,刷刷刷地走位,瞬间就从左右前三个方向把这辆公交车围住了。

“嘿,蓝河!”右侧这辆红色马6离蓝河最近,而且还在不断贴近中,驾驶员摇下车窗对蓝河喊,“别卖票啦,一个臭卖票的有什么前途,来哥的车上,哥让你当……皇家售票师,你看这头衔怎么样!”

和从前几十上百次一样,蓝河默默关上车窗,不理会那富二代的调戏。

让蓝河惊讶的是,这个奇葩的大公共司机竟然第一次张嘴了:“什么情况啊,那是你朋友吗,看着不像啊。”

“咳,一个富二代。”蓝河苦笑了一下,“除了烦人了点,嘴欠了点,人渣了点,别的都挺好的。”

“这还挺好的呐!我看是你的脾气太好了吧。”司机头也不回地说,前面那辆黑马6开始减速,这让他皱了皱眉。

蓝河记得这个新来的司机姓叶:“叶师傅您别生气,他们一会闹够了就走了。下一站北太平桥西,北太平桥西,请下车的乘客……”

“蓝河!赶紧过来吧,哥刷卡还不行吗,还是投币来着?哈哈哈哈,哥想听你说你们售票员最爱说的那句话,怎么说的来着?‘往里点往里点,里面地儿还大着呢!’”红色马6又传来一阵丧心病狂的大笑。

蓝河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,这家伙今天格外过分,是知道自己换了司机了吗?唉,换了司机的售票员,车门前的是非就是多啊。

这时司机叶师傅突然说道:“北太平桥西到了,请大家扶稳扶稳再扶稳。”


蓝河还在琢磨这前后两句之间的关系,叶师傅突然他用那只穿着乔八的右脚猛踩油门提速,然后向右猛打方向盘,竟从前面的黑马6右边钻了过去。只听右边的红马6车主喊了声“哎呦我滴娘诶”就是一个急刹车,才没有让自己的爱车蹭上这辆破破烂烂的大公交。

叶师傅紧接着打回方向盘均匀减速,完美进站。车上的乘客只被那脚油门惊吓了一下,还好都扶稳了,没人摔倒。

“北……北太平桥西到了……”蓝河的声音有点发颤,心里也砰砰砰跳得厉害,刚才最危险的那个瞬间,他所在的中门离A6只有不到20公分,蓝河从车窗里都只能看到A6车顶了。

“怎么样,过不过瘾?”

“哈?”蓝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不敢相信这话出自一个开大公共的司机之口。

“不过瘾吧,再陪他们玩玩好了。”司机把烟头娴熟地碾灭在方向盘上,从窗口扔了出去,接着又点燃一根。

“别呀,叶师傅……”

“叶修。”

“叶……叶修,那几个富二代很麻烦的,别再招惹他们了。”

叶修看了看反光镜,两黑一红三辆马6又杀了上来,忍不住吐槽道:“开这种破车还富二代,你是没见过真富二代吧?”

蓝河脸一红,但随即心想你这个穿跨栏背心的又见过什么富二代了?

“看哥的,保准他们以后再也不敢来为难这辆419。”叶修没等蓝河“关后门”的口令就直接关了三个车门,然后一脚油下去直接起速,两三秒就提到了60迈以上,竟是没让之前那辆黑马6蹿到前面去。

我靠,这辆车之前提速是这么快的吗?蓝河心里纳闷,车上的乘客们心里也有同样的问题。这半车人都是坐了好几年419的,唯独今天这辆怎么有这么强的推背感?

“前方到站是——四通桥西,请大家扶稳坐好!再说一遍,请大家扶稳坐好!”蓝河感到莫名地紧张,虽然大公共司机是严格不允许开斗气车的,但与私家车互别这种事也屡见不鲜。

而听叶修那意思,他要做的可不仅如此。如果他是在虚张声势的话,蓝河得承认他达到目的了。

“来啊小子!”叶修左手伸出车窗比了个侮辱性的手势,蓝河心说我的妈。

红马六车主明显被激怒了,狂按喇叭的同时加速从大公共左边冲上来。另外两辆黑马6则从右边悄悄掩上。

叶修冷笑一声,方向盘左右一晃,庞大的公交车在平坦的立交桥面上横着抖了两抖,两边的车都如惊弓之鸟一般避了开,包括那三辆马6。

“Z字抖动!”蓝河旁边一位老大爷死死抱着扶手才没被甩出去,此时用苍老的声音惊诧地大喊了出来。

蓝河心跳就没慢下来过,如此不顾及两边车辆的开法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“怎……怎么能这样开车!”他面红耳赤地喊了一声,声音却比他想象的要小得多。

叶修冷笑一声:“哼,怎么不能?你懂什么叫大公共吗?”

蓝河一哆嗦。

眼见红马6这次杀红了眼,至少提到100迈的速度,和大公共横向拉开一些距离,紧贴左侧的隔离带冲上来,有如一道红色的影子。

“大公共就是——不给别的车活路!”叶修也踩下油门,向左急打方向盘,在马6超车之前别了过去,竟是要撞向隔离墩的架势。

“卧槽!”红马6车主哪见过这种丧心病狂的开法,这是要同归于尽的节奏啊,顿时就被吓清醒了,急忙一脚刹车踩到底,气囊都爆了出来。再看大公共这边,叶修早已往回打轮,在眼看就要撞到隔离墩的时候终于调过车头,整个车身被甩得向左大幅度倾斜,蓝河确定右侧的车轮一定离地了,大公共的车轮,离!地!了!

左侧的乘客差点和隔离带来了个亲密接触,吓得都缩头闭眼不敢往外看。

“懂了吗?”叶修开回正轨,吐了一口烟,平稳下车速,“大公共的真谛。”

两辆黑马6停在红马6旁边,车上的人迅速下来查看红马6车主有没有受伤。

“不……不给别的车活路。”蓝河麻木地说。

“没错。”叶修点点头,“这庞大的车身,就是为此而生的啊!离下一站还有点距离,哥再带你们跑一段!”

他又踩下油门,蓝河又感觉到了那种推背感,车速很快提到了100迈。

“超……超速了啊……”蓝河被压得说不出话,半车乘客没有一个敢睁眼的。

红马6车主只受了点擦伤,此刻下了车,颤抖着骂骂咧咧,正说到要投诉,一看那419轰鸣着往前开去的架势,顿时不骂了,直到绝尘而去,才喃喃着挤出一句:“我原来……还以为自己就够流氓了呢。”

“前面的幺三零!前面的幺三零!”叶修透过公交车的喇叭喊道,语气比交警还凶,“让开让开!”


<=TO BE CONTINUED

评论
热度(554)

© 素珩/叶珩舟 | Powered by LOFTER